寂尘

天地万般寂,余吾一尘心

还有不到一个月就一诊了

要加油呀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我真的有些赞同一个朋友说的话了,学习机器也没什么不好(至少对于高考)别人的动力和我的惰性一样说来就来@( ̄- ̄)@

大雁说过,要攀上高峰,就要吃苦,就要流汗

可我却有点想流泪,无法看到进步又不甘心原地踏步

.·´¯`(>▂<)´¯`·.


(三)星河天



         一川星河悬,悬辉注漫山。


        满山遍野的悬星花发出点点萤光,由远及近簇拥着,点亮了山谷,与满天星辰交相辉映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便是星河之阶。


         的确美不胜收。


         传闻星河之阶生长着一种奇花,名为悬星,秋夜花开之时如九天星河倾泻。翻阅羽国古籍,却鲜有记述,不少人曾特意寻之而不得。


        百年前羽国以云天关以北为界,据地自治,不再与中原有所来往,加之近二三十年来羽国内乱不止,边关严锁,渐渐地,这传闻也就无从考证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夜风轻轻拂动,谷中星浪滚滚。


        良久,似是在身边星浪的推动下,驻足的访客再度迈开了步伐。


        “…吾说什么,你毫不怀疑吗。尤其是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肯将信任交付是好事,但信任的基础是对其有所了解。盲目信任,就算是付出九分,结果也如孤注一掷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盲目吗?他曾有幸窥探到,那双沉寂无波的双眼深处的真实,如同讲出这句话时,他眼中一闪而逝的伤痕。


        他以为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,以为自己能抓住沉沦深渊的他,哪怕只有一瞬,却不料他就此松开了自己的手,离去地如此决然。


        是他放弃了一切,是他的错,导致了羽国再度被血火笼罩,他的小妹,给予他诸多关怀和帮助的比鹏元帅,将信任托付给自己的人,是他对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算是赌局吗,自己用什么作为赌注,又想获得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或许他算不上是一位合格的王,也算不上是一名好兄长。他做不到一视同仁的舍得……他,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过去自己拥有的一切,包括过去的自己,都在这场战火中席卷而去,留下一地劫灰和迷茫的未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结束,还是另一场开端一一


         “退下!王上正在帐中议事,你们在做一一”


         赤兀的声音很快淹没在一片嘈杂声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今年为什么要多收一成的赋税一一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雪就要来了,是要冻死我们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必须给个说法!旁边的燕城都没有收!”


         帐内,坐在自己对面的城主面带愁色。


        “…王上,自法令颁布,城中百姓怨声载道,更有甚者聚众闹事,恐怕此令不宜…”


        说话时,对方一双闪烁着惧意的眼睛间或地扫过自己,不敢过多停留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全都退下!”帐外赤兀一声大喝。


       “若不是王上登基废除了鹤城地区的苛捐杂税,重新制订了税律,你们还能在这天寒地冻里锦衣绣袄的同我们声讨?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也就一成税,别地收的是几成,为了改善鹤城,你们收的又是几成!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也知道大雪就要了啊,你们在暖和的屋里待着,边城的将士正在挨冻呢!要是一一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为啥只收我们这儿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啊,凭什么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照这样说,咱儿少收税不是理所应当的吗!


         帐外的喧闹又扰乱了凛冽的风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第几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王上…”城主欲言又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第几次了,将付出视作理所当然。还有眼前之人一一


         “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。从他人身上得到的教训亦是重要。待到水淹头颈才知抽身难矣,那就太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已有无数人为此付出了代价,吾不介意再多几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广袖一挥,断云石激射而出,飞出帐外,眨眼的工夫,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帐外又恢复了风声呼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场闹剧也该收场了。吾相信城主知道该怎样做,关于坊间传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属于历史的存在,终该被抹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收住即将迈出营帐的步伐,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,“提醒一句,上一任鹤城城主被城中百姓当街围殴至死,其府中上下因反叛罪无人幸免。城主可要三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如果掌握了水势,这股力量,未尝不能为自己所用。


        用利益挑动民众,吾亦能以利反之。投石入水,微者分流,大者阻行,多者改势,全看投石人的意愿。顺水行舟,不如控水行舟。


        好逸恶劳,只求温饱,对于这种情况,就不得不参考“狙公名实未亏,而众猴喜怒为用”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是朝三暮四与朝四暮三的差别。

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自己的想法,内心只觉讽刺与无力。


        一来替那人的付出感到不值,二来他知晓,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早已辜负那人的悉心教导,正与那人渐行渐远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这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壁立千仞,此峰在众山之中尤为突显,登峰远眺,远山千里,一览无余。


         离寅时还有些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 就地而坐,一轮圆月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。


         清疏白冷,远而仰止,近而不得,永远无法拥之入怀,偏教自己衷爱至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 纵然没什么好道别的,自己还是回头望了望承载自己数年悲欢的故土最后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 此去中原,便无回日。


        山风猎猎,背翼伸展,自己向着皎月飞跃而下一一


         再见。


PS

1,近来三次元事务繁忙,加上改过两次大纲,所以久等了"(º Д º*)见谅

2,朝三暮四:源于庄周《庄子·齐物论》。故事本来的寓意是对管理与被管理者两种愚的巧妙讽刺。这里我算是“断章取义”了对被管理者的嘲讽。(详见百度)

3,“控水而行”是我的个人想法,客观看待(~ ̄△ ̄)~


(二)空山月

         今夜皇宫很闹热,从山上望去,皇城方向一片灯火璀璨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这都与自己无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上官鸿信继续向山上行进,路很长,他可以慢慢地走。

        清冷皓月,山色深深。

        那晚宴会结束后,自己就匆匆地前往碧梧院。此战大获全胜。以九百兵力大败二千敌军,历时三个月的重明之战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 这场战役在自己指挥下,不损一卒,以最小的损伤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 昔日战场上的微小错误,一千七百四十三人的性命,那人为救自己受的伤。而如今…

        加快步伐,踏进庭院,月色下,树影摇,长廊的尽头,入眼是熟悉的一抹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回来了。”那人转过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,弟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清思念数月的面容,内心的激动悄然平复,转而生出一种道不清的情绪,陌生却令人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将此战的详情说与我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。弟子率军抵达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晚风穿廊,那人将持着铜镜的左手靠近身体,右手略微向下倾,衣袖不着痕迹地滑下一小截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反应过来时,自己已经握住了那人的手,冷如寒冰。

         室内明烛摇,隔帘影成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雁行阵之阵形为斜线型,引敌入两翼之中,侧而攻击,成包抄迂回之势,于锥形阵克之有大效。

        然列阵后两翼战线过长,后方防御较为薄弱,且我方人数本不占优势,若阵形一破,必为溃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以你将之改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,弟子取鹤翼阵攻守兼备之特点,调主将于阵形中后,以重兵护之。两翼张合,合力夹击突入阵型中部之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茶香氤氲,似乎是热茶的缘故,一丝红润染上那人白玉般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人披着自己送给他的玄色大氅,那人一觉得冷,右手总会半缩回袖里。

        冬日将近,那人总是不怎么爱惜身体,出发前冥医前辈的“唠叨”可称得上是“余音绕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他手中取过瓷杯,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碰到了那人的手,已不似方才僵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支形者,敌虽利我,我无出也,引而去之,令敌半出而击之利。隘形者,我先居之,必盈之以待敌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次,在地形与阵法的善用上,你做得很好……”那人眼底划过一道满意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一点,你可从最开始弓兵的失败中学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先前交战将至尾声,风由西北转南,导致部分箭矢失准,让敌方逃脱过半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是风向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错,风顺致呼而从之,风逆坚阵以待之。《百战奇略》中《风战》一文就阐述了风向作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 言罢,他起身从一旁的书架取出一本书,递到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除此之外,此书亦记载了其他用兵之道,你可好生研读。若用疑问,前来寻吾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过往景象在烛火中模糊,眼前明月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顶风声呼啸,夜岚拥群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浩大,就算循着那人的足迹,也永远寻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过去里怎寻得到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决定要做的事,真的有意义吗?

         哈,自己也变得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 意义?不过是阳光下弥散的水雾,一层脆弱的糖衣。

        任何事物从不是为了意义而存在,正是因为存在才被冠以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生不由意义,死不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意义而活,为了意义而献身,哈,欺人的美好说辞。欺人亦自欺。

        世人用尽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标谤自己的行为,用尽虚伪的意义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欲念。

        将高贵贬为卑劣,将罪恶颂为正义,以朽为净,以香为臭,甚至将死亡也吹捧得令人趋之若鹜,再用高尚的意义作为收割生命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 世俗所标谤之意义,吾本心之所求,天下与自我,孰轻孰重,唯吾自知。

       他所求的,不过一人;他所做的,不过是为了一人。

       纵然自己的躯壳里空无一物,唯有此心,春去秋来,月色不改。

        山风徐来,天边墨色渐淡,远山的轮廓稍能从黯然的蓝色中辨认。

        跨过雁回峰,便是星河之阶了。

PS:
1,参考百度:雁行阵、鹤翼阵,《百战奇略》中的风战描述、地形描述取自《兵法》。
2,“春去秋来,月色不改”化用《敷水歌送窦渐入京门》中“春去秋来不相待,水中月色长不改”
3,唠叨:以常人视角揣摩鸿儿心理变化,真的是在“凝视深渊”~(TロT)σ
4,上一篇文收到大家的评价,谢谢大家的支持(◍•ᴗ•◍)

(一)秋风起

前言:第一次写文 (*°▽°)ノ献给雁默,希望大家喜欢(*/ω\*)若有建议欢迎提出。如果这篇文大家接受,我可能会继续写下去(我有一个中篇脑洞,这篇是开头,后面就是脑补剧情了)谢谢 (づ′▽`)づ。

       雁阵惊鸣三秋寒。

       上官鸿信是被惊醒的,这很难得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入眼是熟悉的庭院,一地霜红浸冷雨。

        昨夜的雨下得很痛快,庭院里的树石都染上一种深幽的黯色,衬着白蒙蒙的天幕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这才是本相,上官鸿信想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人离去之后,这儿的景象在漫长的岁月里被剥落,逐渐变得斑驳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样子自己是在亭中睡了一宿,上官鸿信随手抚了抚衣角,潮寒犹在。

         亭中石桌上残局未续,这是那人离去前与自己的最后一盘棋。

         以往都是自己在闲暇时主动提出来,虽然鲜有胜绩,自己却是乐在其中。那日对方邀请自己,自己自是欣然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稳稳地落下一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对方在布局,局中局,连环阵,可突破之处不下一个,可破解之法不止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 找出最完美的一步,方可一举击溃全局。

        棋过半局,对方风格陡变,招式诡谲,每一子看似荒诞,却悄然化解自己先前布下的阵法,且隐有反攻之势,待到发觉已是被困险境,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    几度思索,取舍之间,在棋盘右上方一位置作出现下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啪。”落子清脆一一

         一一昏暗,明灭,血火,硝烟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没选择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带我的人头前往霓裳,救回霓裳公主,若否,你的王位,你的小妹,都不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你要放弃,让羽国再度陷入内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瞬,他被逼得站起了身,握住了冰冷的古朴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不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一一他更不可能放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选择,而他无论如何选择,终是要失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局,终成死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扑棱一一”亭檐上的鸟儿振翅而飞,拉回雁王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 这几年里,他无数次问自己,后悔过吗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放弃了身为王的一切选择了他,而他布下杀局,抛弃自己决然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赢得一无所有,从高崖上坠落,在以朽为净的盛世中,将自己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为众生牺牲,裹挟着诋毁与流言长眠于黑暗,自己却纵身跳入深渊,待得一日身与魂均灭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可悲地发现,他无法对他刀剑相向,连被欺骗和抛弃的恨意都无法丛生。到最后,自己仍是追随他而去,在永无救赎的黑暗中,用自己陪葬。

        飞鸟化作黑点消失在了白色天际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起风了,萧瑟而寂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离开了。” 雁王突然想到。